美股网
专业美股丨黄金丨原油丨股指丨外汇丨期货

美股-日元跌回144,可日本没有比“安倍经济学”更好的办法


日元跌回144,可日本没有比“安倍经济学”更好的办法

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观网财经 (ID:tiequanhe),作者:周毅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  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出手干预汇市一周后,日元怎么样了?  9月22日上午,日元汇率跌破145重要关口,引发关注。当日下午,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决定卖出美元-买入日元,以此干预汇市、支撑日元。受消息影响,当日日元汇率短线跳涨超500点,一度收复141关口。  虽然短期内日元得到了提振,但在美联储加息、美元一路走强的格局下,日元面临的外部环境依然严峻。从汇市上来看,依然坚持宽松的日元在本周二(27日)再次贬回144区间,仍未摆脱贬值压力。  这是否意味着日本的汇市干预只治标,不治本?  9月28日晚间,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/国家全球战略智库世界经济史研究中心副主任,国际贸易研究室研究员倪月菊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,在美国持续加息而日本保持负利率不变的背景下,随着日元和美元利差的加大,日元贬值不可避免。  倪月菊预测,1美元兑150日元左右是日本所能承受的贬值预期。一旦超出这个心理防线,日本政府还会出手干预。“如果效果依然不佳的话,不排除放弃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。因为日元过度贬值同样是日本经济无法承受之痛。”  倪月菊指出,在当今形势下,量化宽松的边际效果越来越小了,通过日元贬值难以起到更好的提振经济的效果。但目前日本还没有找到比“安倍经济学”更好的支持经济增长的方法。  如何看待日本“将宽松进行到底”背后的逻辑?日元的尴尬处境,是否意味着“安倍经济学”的挫败?在当下全球贸易环境中,本币贬值-刺激出口的策略为何慢慢失灵?通过专家采访,观察者网试图为读者提供一些切入问题的角度。  日本“不加息”背后的心结:经济低迷、通货紧缩  黑田东彦2013年出任日本银行总裁(即日本央行行长)。他上任时便启动了被称为“异次元”的激进货币宽松计划。除了提出2%的通货膨胀目标外,黑田东彦还承诺在日本经济摆脱通货紧缩之前维持相关政策。  事实证明,黑田东彦确实兑现了诺言。在美联储转入加息通道后,欧盟、英国都不少经济体都开始 “由鸽转鹰”,即使面对着单方面的卖日元-买美元交易潮流,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也没有变,可谓“撞了南墙也不回头”。  日本货币政策“头铁”背后的原因,还是在于经济“过冷”。 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/国家全球战略智库世界经济史研究中心副主任,国际贸易研究室研究员倪月菊周三(28日)晚间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,日本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,就进入了量化宽松的长周期。  “日本之所以长期坚持宽松政策,主要目的就是通过释放流动性使日本经济摆脱通货紧缩状态,提振泡沫经济破灭后持续低迷的日本经济。”  倪月菊指出,适度的通胀率是衡量经济是否摆脱通缩,进入稳定增长的重要指标。“安倍经济学”三支箭的目标就是要实现2%的通胀率。尽管这10年通胀率超过2%的年头并不多,但日本社会普遍认为,量化宽松政策是目前能采取的最有效支持经济活动的政策。  “可以说,低通胀是日本可以坚持‘绝对不需要加息’的最主要基础。”  值得一提的是,从数据上来看,目前日本的CPI和核心CPI都超过了2%。  难道日本央行已经实现了“安倍经济学”三支箭的目标了?  倪月菊表示,受新冠疫情特别是俄乌冲突的影响,日本通胀水平已经超过2%,8月甚至达到了3%,但这不是因自身消费增长带来的,而是因进口的能源和食品价格高企带来的输入性通胀,并不是经济复苏的表现。  更为难的是,此时加息日本将面临极大的经济压力。如今可谓进退两难。  倪月菊提醒,“在经济依然低迷的情况下,一旦加息将加重政府、企业甚至个人的债务负担,生产端、需求端和消费端都会受到影响。一旦企业的资金链断裂,对日本经济的影响是致命的。”  “安倍经济学”不灵了?日本暂时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  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陈洋此前曾向观察者网介绍,日本国内对于日元贬值有两种观点:“好的日元贬值”(良い円安)和“坏的日元贬值”(悪い円安),这是对日元贬值利弊的不同看法。  所谓“好的日元贬值”,即日元贬值能带动日本商品出口、增加日企利润;“坏的日元贬值”则加大了日本进口商品成本和民众生活负担。  陈洋表示,最近几年,尽管“安倍经济学”成功刺激了日本经济复苏,但受益的主要是日本大企业,而非普通民众。包括日本经济界在内,如今都普遍认为这是“悪い円安”。  更棘手的是,“日元贬值带来价格优势”这一逻辑,正在迎来重要变化。  倪月菊在采访中指出,多年来日本一直把日元贬值作为刺激出口增长的良药,甚至产生了一定的依赖心理。然而在全球化的背景下,中间品贸易已成为国际分工深化的必然结果,以制成品出口为主的货物贸易正在悄然被中间品贸易所取代。  这意味着日元贬值导致中间品价格大幅上升,这会抬高最终品的生产成本,导致最终品价格提高,抵消了因日元贬值带来的价格优势,甚至进口成本提升的幅度可能超出日元贬值带来的价格优势,达不到刺激出口的目的。  “截至2022年9月,日元已经贬值约30%,却已经连续12个月面临着巨额贸易逆差,就说明了这一问题。” 倪月菊进一步指出,受疫情影响,可能因日元贬值带来的服务贸易收益也微乎其微。  所以在当今的形势下,量化宽松的边际效果越来越小了,通过日元贬值难以起到更好的提振经济的效果。目前日本还没有找到比“安倍经济学”更好的支持经济增长的方法。  中间品贸易带来重要变化,但中国和日本有很大不同  寄希望于本币贬值-刺激出口-推动增长的日本,如今遇到麻烦了。  在美元一家独大的格局下,美元走强像是一个放大器,它放大了世界贸易格局和国际商品价格暴涨对日本的影响。进口商品价格上涨,推升企业生产成本,出口企业甚至会面临“无利可图”的局面,尤其是中小企业,压力山大。  正如陈洋之前向观察者网描述的:“日元贬值只会让‘强者更强,弱者更弱’。”  如今中间品贸易的盛行,对世界贸易格局带来了重大变化。长期需要出口增长来推动经济发展的日本,面对着不小的逆风。这不禁让人好奇:日本现在面临的问题,身为出口大国的中国需要担心吗?  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,倪月菊指出,在全球化的背景下,中间品贸易已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中国深度参与到全球价值链中,在国际生产网络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。2019年,中国中间品进口占进口总额的比重达到76%。因此,如果人民币过度贬值的话,进口中间品价格的提升,同样会对出口造成一定的影响。  不过,倪月菊同时指出:“中国与日本有很大的不同。”  一是中国产业结构更完整,国内产品替代进口产品的能力强。如果进口中间品价格过高的话,出口企业可以转为采购国内产品。特别是随着中国内外贸一体化的推进,国产进口替代品的能力会越来越强。  二是人民币贬值使外资在中国投资的成本降低,可以吸引更多的跨国公司来中国投资设厂。特别是在中国央行对外汇存款准备金率降低之后,国外资本进入中国的举动愈发频繁起来。同时,外资的进入也可以进一步提升中间品的国内供给能力。  三是人民币结算在外贸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。特别是近几年来,陆续有国家与中国的贸易中采用人民币结算,如土耳其、俄罗斯、印尼等国。在东盟国家一般都可以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交易。随着人民币结算使用范围的扩大,在一定程度可以降低美元升值带来的进口价格上涨压力。  四是当前人民币在贸易项下完全可兑换,但在资本项下仍是部分可兑换,金融投资项下有限可兑换,这也可以减少人民币汇率风险。何况,中国充足的外汇储备,也可以随时应对国外资本的恶意炒作。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观网财经 (ID:tiequanhe),作者:周毅 责任编辑:戴明 SF006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美股网 » 美股-日元跌回144,可日本没有比“安倍经济学”更好的办法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美股网-专业美股美指

全球三大交易平台技术支持